很遗憾,本科生在AI领域创业很难活下来|优米资讯

来源:优米网  2017-12-29

编者按:2017年12月26日,《对话王利芬》节目邀请到了甲子光年创始人兼CEO张一甲,与王利芬进行了一场以“人工智能创业”为主题的对话。以下是对话实录,略有删减。

 

本科生在AI领域创业很难活下来  

王利芬:2017年共有41家人工智能企业融资,融资额预计将达到745亿元,获投最多的公司是Face++,是3.6亿美元。商汤科技排名第二,获得15亿人民币。投资人工智能最多的机构,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。今天在我们演播室来了一位嘉宾,张一甲,你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。

张一甲:王老师好,我叫张一甲,我是一家跟人工智能相关的科技智库——甲子光年的创始人兼CEO。我从2015年年初开始,和团队一直浸泡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创业领域,然后我们动态的追踪中国、美国这些最早期的人工智能创业者,我们也做媒体报道,然后也为他们提供一些品牌、FA相关的服务。

王利芬:从2015年,你追踪人工智能的三年,总体感觉怎么样?

张一甲:人工智能领域,我觉得和之前火的几波浪潮,比如说像O2O、直播浪潮的创业者他有不太一样的特点。这一波人工智能创业者,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,就是很多大牛出来创业。他们普遍的背景是:职场的前半生,是在像BAT、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担任高管,或者是像在中科院这样的地方做了多年的研究员。然后到中年的时候出来,快速的倾前半生的积累来一场创业。去年秋天我和十几位人工智能的CEO一起吃饭,我数了一下桌上有一半的人都是1976年出生的。

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,人工智能领域它的创业相对精英化,另外相对大牛名人是他们核心资源的聚集点,无论是从投资额度,团队的吸引程度还是从媒体的关注程度来讲都会非常的高,这是人工智能创业者的一大特点

王利芬:人工智能的创业者本身不再是草根,基本上是从比较大的科技公司、研究所、高校里面跳出来的。

张一甲:对,比如说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负责人于凯,他在2015年6月份出来,创办了一家做嵌入式人工智能的公司,前两天刚在北京发布两个新的芯片;原英特尔中国研究院的院长吴甘沙先生,他在大概2016年初的创办了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;做了二十多年研究员的山世光先生,他出来做了一家人工智能的视觉公司;原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先生,他在2015年出来做了一家公司做机器人运营商,做云端智能机器人……全都是这种院长级别的,研究院院长、教授、研究员这样的人。

王利芬:年龄都到了40岁以上了吧?所以人工智能的创业者年龄偏大?

张一甲:聚焦在聚光灯下的都是这样一群人,可能还会有一些本科生或者年轻人,但是很遗憾的是他们在这个浪潮当中几乎很难活得非常好。  

王利芬:就是说大学毕业,甚至于辍学创业,或者年轻人创业,他们相对于这些大的科技机构下出来的人,他们获得的资源和能力弱一些。

张一甲:对,因为人工智能是一个人才密集和资本密集型的游戏,如果你不是一个很有号召力的业界领军人物,你怎么可能号召全世界最厉害的精英跟着你一起干。因为往往你要招的人可能(都是大拿),如果你是一个本科毕业的学生,你要招一个斯坦福毕业的博士很难。

AI领域创业尽早考虑商业化 

王利芬:人工智能是一个技术创业,实际上最重要的一关是商业模式关,也就是说你创造什么价值,解决消费者什么样的痛点,或者说要解决商业公司的痛点。那人工智能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

张一甲:每一波新兴技术推动的创业浪潮,跟商业模式推动的创业浪潮还不一样。技术推动的创业浪潮,往往它经历三个阶段:第一步是先技术论证,先论证技术确实是管用的,它是能够做事情的。第二步进入到应用的验证,就是能否在一个具体的垂直的场景当中找到一个东西能够发挥价值。第三步才是商业模式验证。

2015年(开始创业)走出来的比较多,还有2016年走出来的一波创业者,他们现在能够走向应用的验证,走到第二步就已经很不错了。可能大部分公司在第一年和第二年达不到这个阶段。

王利芬:所有的创业,无论是2B的还是2C的创业,你都是要解决某些价值点,没有价值点,你再有很棒的科技或者多么明星的团队,商业化的进程看起来是一小步,实际上是万里长征。

张一甲:人工智能的创业公司的老大往往是技术人才。当一个老大是技术人才的时候,他有的时候会有一种知识的诅咒,这是在心理学上的一个概念,他过于感兴趣在他所沉浸的这样一个领域,以至于他瞧不上那些一开始就想着商业化的人,他们可能觉得一开始就想着商业化的人没有足够大的野心。

王利芬:这就是一种思维的障碍,从根本意义上讲,任何的创业都是要解决世界现实生活中间的一个难题,这个难题最后变成一个价值点,这个价值点进而形成产品,产品形成定价,定价形成一个围绕交易闭环产生的商业模式。所以这样一些人往往我觉得他可能是瞧不起商业化,我觉得这就是非常大的一个阻碍。

实际上这是在反创业的基本规律。互联网是科技,大数据是科技,人工智能当然也是科技,不能说人工智能你就比前面高级。市场的需求是推动创业的最大的引力,我不相信人工智能就可以只待在实验室。比如从医学来讲,你发明一种新药到进入临床阶段,那么是多少漫长时间,实际上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。所以商业化进程慢对投资基金来说是毁灭性的。

 

现在进入AI领域还不算晚 

王利芬:2017年,李开复基本上把创新工场all in在人工智能方面;孙正义已经在2013年的时候,他基本不再管互联网的事情了,他全部的工作都是在做人工智能的事情,大概是千亿美金大的豪赌全部都在人工智能上。

2017年是人工智能元年,2018、2019年可能会有大批的企业死亡,尤其是那样一些草根创业者的死亡,这个是一个基本上被科技发展史上无数次验证过的这样一个规律。可能在明后年的时候,这就是很大的一个死亡期。 

实际上人工智能创业在2017年还处于一个草创期、蜇伏期、准备期、酝酿期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我们有几个大的难题在这儿摆着,我们从产业端对人工智能需求的阐述是非常不清晰的,人们并没有意识到,哪些地方真正可以用人工智能来提升效率,提供连接的快速程度。

第二是市场的培育程度,其实需要相应的培育。这个市场的培育期在于认知的培育、观念的培育、实施的培育,进而和商业对接的培育。酝酿期和培育期,最重要的是人才。人才是大数据的人才,算法人才,还有就是产品经理。这个产品经理是连接需求端、商业端和真正的商业技术解决方案的桥梁。

所以在互联网里面,就是有一个重要的岗位叫产品经理,那么在人工智能里面,其实也会有这样的一个产品经理的出现,这种桥梁型的人是复合型的人才,他们非常难找。因为他既要懂技术,他可能不是技术的大拿,他要懂技术,他要懂商业,他要知道痛点需求在哪里。就像一个网页,它要呈现出来这个产品表达成什么样子一样,这里面的UI、VI,所有的东西都非常的复杂,很多工种的集结,所以产品经理也是非常的缺乏。

所以综上所述,无论是需求、市场还是人才,其实人工智能还都在非常的早期。那么人工智能的创业和互联网的创业有着非常不同的两个境地,互联网的创业培养了一大批在海浪上大浪打过来,那个捡贝壳的人,他相对来容易,因为他已经到第二波浪潮的时候,在一个上升期,他费的力气没有那么大。

张一甲:互联网这波技术创新和人工智能这波技术创新,它有一个区别,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,技术从业者和现实实体的经济交集相对较少, 20%左右的交集。但是这波人工智能从业者,除非他是做像今日头条这样互联网的场景,他想去做工业、零售、安防等等的场景,他和实体经济的交集可能是50%、70%、80%,甚至是更多的。

所以他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?是摩擦力很大,而且他必须要去跟产业打交道,技术和产业结合是他们商业化路径打通的唯一的可能性。

人工智能和产业结合的模式,很难复制。你几乎很难在一个工业领域应用的案例,去用在金融领域或者用在医疗领域,非常之难。那你要做的事情是什么?是打深井,就是你在一个场景当中吃透,过去可能移动互联网大家是在这个沙滩上捡贝壳,但是人工智能是我要深海取珍珠,可能是我要走很久,但是我这珍珠要慢慢打磨,但是一旦出来它可能价值连城。

一旦把这个打通了之后,就建立了相对高的壁垒。BAT这样的巨头,它也没有那样的一个耐心和实力说,因为他要走这条路,他也一样花费同样的力气和同样的麻烦,那他可能就不会来抢你这块又脏又累的蛋糕。所以机会在深井,他们现在期待的是什么呢?我一口一口紧着打,然后井会成湖,湖会成海,可能有一天真正能够看到的巨大的机会才能够到来。但那一天可能会很久以后才能到来。

这一波的从业者还要去教育这个市场,因为你知道现在的这个客户这一端,产业这一端,往往对于AI的理解是很难做到很客观,他也可能过高的期望或者是完全瞧不起,然后他对自己的需求的理解,他也不清楚。其实这一波的创业者,他们干的事情其实是一边教育市场,一边布道,然后一片往前赶路这样的一个过程。

就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讲,其实人工智能是一个一把手工程。我前阵子跟一个微软的全球合伙人去见他的一个大客户,旁观了他整个谈判的过程。他就说了一个这个工程,然后说一把手工程,什么意思呢?如果一个大的公司,他本身不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,他想去在政策的号召下,在市场的引导下去上人工智能的时候,他不可能说我分一个小分队去做人工智能,因为他必须是倾全部之力去配合的一件事情,从根上来讲要调整整个公司的很多地方,所以不是一把手All in的全情投入做这件事情,整个公司的AIl in基本上是没有办法推动的。

我觉得此时此刻行业需要的是耐心,市场需要的是时间,对于人工智能来讲,这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开花结果的一份事业,它需要技术端的新贵和产业端的老贵,彼此能够放下过去的某种毁誉经验,学会去倾听和理解,然后深度融合形成合力。同时也需要资本的耐心、媒体的配合和政府的支持,多方形成合力才能跑赢时间,走过完整的那个技术曲线。

 

王利芬荐书 

王利芬:我在结尾的时候,要跟大家推荐一本书,今天推荐的这本书《自下而上》,作者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记者、科学家、商界人士、英国上议院议员、著名的科普作家马特里特利。他是经济学人里面非常棒的一个记者,你看他的这样一些title是非常的综合。这个时代非常需要跨界综合性人才,这本书我要跟大家推荐的重要原因,是他所有重要的观点,这个书的封皮都已经告诉我们了——自然界没有顶层设计,一切源于野蛮生长。

好,观众朋友,今天话题就是这样,再见。

特别推荐:先锋人物:优米创始人王利芬专访

分享到:

推荐文章 更多>

最新视频

工作日:9:30-18:30

在线QQ

客服电话010-85801860

微博@优米网

010-85801860(工作日)

13261906597(节假日)